曾某川簽名並按了指印的《協議書》
曾某川書寫的事情經過

曾某川(右)向柳加明下跪懇求原諒(圖片由舉報人提供)
  “福建泉州審計局退休副局長與人兒媳通姦”引廣泛關註,舉報人昨在海口接受本報記者專訪
  日前,一篇題為《審計局長霸占友兒媳——通姦被抓下跪求饒》的網帖,在國內某知名網站論壇出現後,引起社會的廣泛關註。之後,福建泉州的媒體跟進報道,國內各大媒體紛紛轉載。福建泉州商人柳加明為何要在網上實名舉報泉州市審計局退休副局長曾某川?原本不為人知的“家醜”為何要弄得沸沸揚揚?昨日,實名舉報人柳加明接受了海南特區報記者專訪。記者昨日從有關方面得到證實,泉州市紀委已介入調查。記者 陳標誌 文/圖
  “得知兒媳有外遇,我肺都快氣炸了”
  昨日上午,記者幾經周折終於聯繫上了柳加明。
  記者在海口市南海大道某小區一居民樓里採訪了柳加明。57歲的柳加明顯得有些疲倦。“5月23日下午,我已將舉報信郵寄給福建省紀委、泉州市紀委。”柳加明說,網上的舉報內容都是他寫的,他是實名舉報。
  柳加明並不常住海口,是因為兒子與兒媳的事情才專門從外地趕來海口。柳加明這次是5月13日來海口的。“我兒子和兒媳當時在鬧離婚,我極力反對他們離婚。”柳加明說,因為兒子與兒媳此前的感情尚好,更重要的是夫妻倆育有三個孩子,最大的孩子才9歲,最小的才2歲,“考慮到三個孩子還小,我並不同意他們離婚。”
  柳加明稱,5月14日,兒子給他轉來兒媳陳某琴涉及外遇的短信和錄音,“得知兒媳有外遇,我肺都快氣炸了”。
  “這時我堅決同意兒子離婚。”柳加明說,此前只是懷疑兒媳陳某琴有外遇,但並不清楚男方是誰。
  “我們從5月15日晚上開始,通過多種方式查找相關證據,想確認男方究竟是誰。”柳加明稱,連續幾天晚上,他們都在查找相關證據,“5月16日晚上,我們也去找了,發現陳某琴與對方在海口麗晶路附近租房,但我們對海口不太熟悉,不知道他們在哪個小區和哪個房間。”
  柳加明說,真正讓他及家人瞭解到男方的身份,是兒媳陳某琴的短信和一段錄音。“曾某川與她互發過曖昧短信,她手機里還保存著相關錄音。”柳加明告訴記者,兒媳陳某琴曾找過算命先生算命,其大意稱她與一個屬兔、51歲且有家庭的男子好上了,詢問算命先生,她與老公離還是不離。“算命先生建議她最好不要離婚,他(屬兔的男子)會扶持她,她再辛苦3年,屬兔的男子會幫助她。”柳加明稱,那個算命先生還對她說“原配比較好”。
  “他與我兒媳通姦,曾下跪求我原諒”
  “我們結合各種情況分析,懷疑與她有勾搭的男子就是曾某川。”柳加明告訴記者,“後來,陳某琴當著我和兒子的面,承認了她與曾某川的關係。”
  記者瞭解到,曾某川今年51歲,陳某琴今年30歲。
  柳加明向記者出示了曾某川與陳某琴互發短信的部分內容:“睡了嗎”“你一會來接我吧”“你過來我這吧”……
  “5月17日(晚),我們一直找到天亮,一個晚上都沒有睡。”柳加明說,5月18日上午9時,兒媳陳某琴到他們住的地方來了,準備跟丈夫簽離婚協議,“他們在5月16日下午就去了民政局,當時就打算辦理離婚手續,後來因為要照片,沒辦成。他們夫妻倆打算5月18日簽離婚協議,5月19日去辦理離婚手續。”
  “我當時很生氣,責罵了她幾句,問她為什麼要發這種信息。”柳加明稱,兒媳陳某琴突然跪下,承認了她與曾某川的事情,“我讓她找曾某川過來對證,她就出去打電話了。”
  “大概半個小時後,他(曾某川)就過來了。”柳加明表示,當時他因為太困,躺在沙發上休息,“他(曾某川)進來的時候,我的臉色確實很難看,我很生氣。他突然走到我跟前,‘撲通’一聲跪下,還將頭靠到我腿上,承認了他與陳某琴的關係,求我原諒他。”
  柳加明還向記者講述了之前的一個小插曲:5月17日上午,曾某川曾主動給他打電話,說要找他喝茶。“我說上午沒時間,下午才有空喝茶。”柳加明稱,當天下午,曾某川來到他的住處,“當時我們有七八個人在一起喝茶,他帶了幾瓶洋酒和一些茶葉等禮物,晚上我們還一起在附近一家酒店吃了飯。他當時並沒有說什麼,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他是來謝罪的。”柳加明說。
  退休副局長報警稱遭人敲詐勒索
  柳加明說,5月17日,曾某川與陳某琴在其住處承認了通姦的事實,曾某川還寫了他們認識和發生關係的經過。
  柳加明向記者出示了兩份相關文字證據的原件,一份是曾某川手寫的《我與陳某琴外遇事情經過》及一份由柳加明兒子、陳某琴及曾某川三方簽名的《協議書》。該《協議書》大致內容為:曾某川願意私下調解並一次性賠償柳某某(柳加明兒子)和3個孩子精神損失費200萬元,但考慮到曾某川的經濟條件,允許他分不同時間段支付賠償款,而柳某某在曾某川按期支付賠償款期間,不得向外界曝光其曾與陳某琴通姦的證據。
  “曾某川曾任泉州市審計局副局長,我4年前與他認識,他去年六七月份到海南。”柳加明告訴記者,“當時曾某川剛來海口沒有買車,就跟我兒子借車。我兒媳陳某琴在海口丘海大道開了一家茶藝館,他經常去那裡喝茶並認識了她。後來他多次約她出去,到咖啡廳包廂喝茶,採取借錢給她、給她買手鐲等貴重禮物等引誘方式,大概在她身上花費不低於50萬元,後來他們就發生了關係。相關情況在他寫的事情經過里,已經說得很清楚。”
  “我們並沒有逼迫他寫協議書,200萬元賠償也是有理有據算出來的。”柳加明拿出了當時的《協議書》草稿紙,稱上面有曾某川改動的筆跡,“第二天,我兒子跟陳某琴協議離婚了。想到這畢竟是家醜,不可外揚,只要曾某川按照協議上的內容履行,我並沒有想到要舉報他。”
  柳加明稱,5月25日上午,當他正準備動身返回泉州時,海口警方將他及兒子先後帶走。曾某川向海口警方報警,稱遭柳加明及其兒子敲詐勒索。陳某琴隨後從外地返回海口,向警方做了相關口供筆錄。之後,柳加明與兒子柳某某分別被拘留。“我被關了24天,我兒子被關了37天,現在我們都是取保候審。”柳加明說。
  海口警方和泉州市紀委介入調查
  “曾某川答應賠償200萬元卻又反悔,他報的是假案,當時雙方簽完那份協議書後,我就覺得曾某川不老實,會找麻煩。”柳加明稱,這也是他決定舉報曾某川的主要原因。
  之後,柳加明除了通過快件給福建省紀委、泉州市紀委郵寄舉報信外,還在網上實名舉報曾某川擔任泉州市審計局副局長期間,違反國家相關規定,到海南一房地產公司任職、有來歷不明的巨額財產等問題。
  昨日中午,記者多次撥打曾某川的手機號碼,欲向他求證相關問題,但該手機號碼一直無法撥通,並轉入了秘書台。之後,記者又前往海口市公安局龍昆南派出所瞭解情況。龍昆南派出有關負責人向記者證實,曾某川向該所報案後,警方先後傳喚柳加明及其兒子柳某某,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依法對柳加明父子進行刑事拘留。“檢察機關目前還沒有對他們進行批捕,他們目前仍處於取保候審狀態。”該負責人向記者表示,涉嫌敲詐勒索的案子由警方辦理,而涉及柳加明舉報曾某川的其他經濟問題,已由福建泉州的紀檢部門介入調查。
  記者昨日試圖與陳某琴聯繫,但一直聯繫不上。記者從海口警方獲悉,辦案民警目前也正在尋找陳某琴,但暫時還沒有找到,“她現在不在海南,應該去外省了。”
  昨日下午,記者與泉州市紀委相關部門取得聯繫。泉州市紀委辦公室一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目前他們已介入此事的調查,將會及時通過媒體發佈相關消息。
  海口警方和泉州市紀委介入調查
(原標題:泉州審計局原副局長通姦舉報人海口受訪:同意賠200萬元又反悔)
創作者介紹

床罩組

rv68rvvmx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